曹林|用法律洁癖苛责王宝强的圣洁婊们请圆润离开
2016-08-16 17:10:45
  • 0
  • 8
  • 87
  • 0

写在前面

见过法盲的,没见过这么法盲的!某公号竟然发了一篇评论批评王宝强侵犯了马蓉的出轨隐私权,说马蓉和别人发生了性关系,是她个人的隐私,王宝强没有公布自己妻子隐私的权利――这位龙树先生,用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傲慢,一棒子打倒了所有人,以世人皆盲而我独醒的救世主口吻说:王宝强离婚门是一场法盲的狂欢。在数落了一通并贴了“无知”标签后,这位先生最后教训王宝强:在结束离婚诉讼之后,王宝强应该去读个MBA,或者找一个明白人作人生导师。

把自己当成王宝强的人生导师了。

就是这个公号,前几天发了另外一篇也让人大跌眼镜、让很奇葩的评论,题目叫《王宝强离婚声明:乡鄙野夫的野蛮复仇》――只看题目,就知道其中充满自以为是的精英自负和让人恶心反胃的高贵冷艳了。

也就是这个公号,“发刊词”中曾满带知识分子的忧郁和对自媒体的警惕,雄心勃勃地说:我们想要对抗和挑战新媒体时代所普遍流传的肤浅和偏激的气质,我们想要在新媒体时代,重塑一种严肃、健康和思考的媒体气质。――看看,可能没有什么文章比这篇《王宝强离婚门是一场法盲的狂欢》更带着普遍流传的肤浅和偏激的气质了。

为了10万+,剑走偏锋,语不惊人死不休,为了流量不顾公号形象和自媒体最珍贵的健康度,也真是拼了。

1不用泛化滥用隐私权概念

王宝强侵犯了马蓉的隐私权了?“隐私权”在我们的语境中已经是一个被泛化的概念,过去缺乏隐私意识,现在推向另外一个极端,把什么都当成隐私权,开口就是“你侵犯了我的隐私权”。

什么是隐私权,比较有共识的说法是,让别人闭上眼睛的合理期待。我对我卧室里发生的事情有让别人闭眼的合理期待,我对个人独处时的所为有让别人闭眼的合理期待,我对夫妻间的事情有让别人闭眼的合理期待。但马蓉如果真的出轨了,在婚内跟其他人发生不正当的关系,侵犯了王宝强的婚姻权利,是一种不受法律保护的关系,就失去了隐私的合理期待了。

王宝强做得并不过分,只是在离婚声明中谈到了离婚的原因――一方出轨,而且是跟经纪人,只是事实陈述,并没有发布捉奸照片和其他细节,没有像一些失控者当街扒出轨者衣物,无关隐私。如果非要说隐私,离婚及离婚原因本是王宝强不想让大众知晓的痛苦隐私――但作为一个公众人物,一个愤怒的被出轨者被背叛者,他让渡了自己的隐私。马蓉破坏了婚姻,侵犯了王宝强的权利,王宝强只是发了一份陈述事实的声明,已算很克制。

马蓉如果是单身,与人发生性关系,是她的隐私――但作为王宝强的夫人,与第三者发生性关系,当然就不是个人的隐私了。王宝强与马蓉夫妻私人间的事,那是属于他们两人的隐私。王宝强的夫人马蓉与第三者间的事,这属于三个人之间的隐私――外人披露,属于侵犯隐私,但作为婚姻权利受侵犯者的当事人王宝强自己透露,无关侵犯隐私,而是通过声明主张自己的权利。不能把那种不受法律保护的所谓“出轨的隐私权”凌驾于王宝强受到法律保护的一系列婚姻权利之上。

王宝强是将出轨当成一个事实进行陈述的,表达很克制,并没有道德审判,也没有公布照片和证据,没有当街撕打――可以就这个“事实陈述”进行法律考量,如果没有出轨,那是王宝强侵犯了名誉权,如果出轨了,无关隐私权。

无视王宝强权利受到侵犯的基本事实,却剑走偏锋创造出“出轨隐私权”这样的虚无概念,带着自以为是、自以为角度独到的法律洁癖去苛刻地要求一个被出轨被背叛者,这已经不只是法律素养缺失的问题了,而是缺道德缺心眼,缺失一颗良善的心。我可以称这种论调为圣洁婊吗?被戴了绿帽子还装得很优雅很大度很从容,还装圣人,那才让人鄙视吧。

还有人用法律对王宝强的离婚声明一字一句的批判,真是我靠了,这并不是一个法律文本,不是律师声明,而就是一个当事人的声明罢了。声明而已,一切还要有法律程序,那种洋洋自得的法律癖还是收了神通吧。

02
不要苛求一个被出轨者的优雅

《王宝强离婚门是一场法盲的狂欢》一文谈到了默多克和邓文迪,盛赞两人处理问题方式的文明,他们没有撕,而是联合发布离婚声明:“我们非常高兴地宣布,我们已经友好地就离婚事宜达成了协议。出于对彼此的尊重,我们向前跨出了这一步,日后我们也将继续分享两个女儿所带来的健康和快乐。关于此事我们不会再做进一步的评论。”

默多克和邓文迪处理问题的方式好,这是他们两人的事,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人与人不一样,事与事不一样,王宝强的家事跟默多克的家事和境况可能不一样。当然,如果你觉得默多克处理得好,你可以向默多克学习宽容大度,可以做一个优雅的被背叛者。但默多克的处理方式不是一个法律判例,不是法律标杆,并没有普适性,没有理由苛求其他人跟他一样。王宝强有王宝强的个性,有自己的处理方法,只要不违法,就行。

《王宝强离婚门是一场法盲的狂欢》一文谈到:前些年,经常可以看到,有出轨的受害者四处散发、张贴小传单向社会广而告之,谴责不忠的丈夫或妻子。但是,这样的做法并没有得到法律的支持。――将那种写有侮辱攻击性语言、不实传言甚至隐权照片的小传单与王宝强行为比,是极不恰当的。王宝强作为一个公众人物,只是在自己的微博发了一个陈述事实的离婚声明,两者并无可比性。

  是的,冷眼旁观不跟风是知识分子应有的品性,但这种冷眼不能变成那种刻意表演与大众不同、表现精英优势感的冷血,最后很容易狂奔向偏执,这是一种病。冷眼应该是基于常识常情常理,没有了常识心,没有了善意,就成了自己所批判的那种为了流量而不要脸的“肤浅和偏激”。

  关于王宝强一事,我写了三篇评论了。有人说,别关心这种娱乐八卦话题了,多关心奥运,多关心民生,多关心什么什么――我不想被别人设置议题,我有自己的关怀。在话题选择上也要摆脱那种鄙视“娱乐”的精英自负,我也并不觉得这只是一个只供饭后闲聊的娱乐话题,虽然当事人是娱乐圈的人,但他的权利不是用来娱乐的,也牵扯到很多严肃的、重要的议题。虽然他的事似乎是扯不清的家事,但既然到了公共空间,就不是普通的家事了,有讨论清楚的必要。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